变态小说首页文章阅读网txt小说免费下载
当前位置:变态小说网文章阅读网校园文章

暗夜妖姬(21-全书完)(1)
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:佚名  来源:www.119txt.com  发布时间:2011-09-26 00:39:55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暗夜妖姬

作者∶sambad(不名誉的坏老头)
转贴发言人∶iomega
校对、排版∶gossoon
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<21>

「原来大家躲在这里呀。」门外响起宏亮的声音。

学姐∶「小强强~~你也来参一脚呗,吃了没呀~~」圆脸学姐的尾音有够
吓人的。

一个黝黑健壮的男生走进来,手上拿着网球拍,脸上滴着汗珠。

强∶「嗨~~」他笑着向学姐打了个招呼,「雯雯你也在呀~~」他向Ivory
挥了挥手。

Ivory的名字里有个「雯」字,但我平常叫她都没叫的那麽亲密。听到有人这
样叫,马上醋桶子就满了出来。

「嗨~~」Ivory,不不不,该说是雯雯(要是叫的没别人亲热,我就吃亏大
了),竟然对他挥了挥手。天呐!冰山美人的冰块掉了一角下来。

趁人不注意时,我偷偷的向雯雯比个鬼脸,嘴巴比了个「雯雯」的嘴形。方
才在自夸理论作曲的学长,见到他时竟也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
学长∶「瞧你把汗臭味都带了进来。」

学姐假装深吸一口气∶「没关系,很好闻~~很好闻~~」少女漫画中的迷
蒙双眼,再度浮现。

强∶「真不好意思,我去换个衣服好了。」

连换衣服也要对着雯雯说,天呐!

雯∶「算了吧,没差。」

学长眼中泛出忌妒的光芒,学姐的眼神更加迷蒙。

别说学长,我也恨得牙痒痒。最讨厌这种靠脸吃饭的,虚有其表,骗死美眉
不偿命。

於是五个人在实验室里混了一个下午。圆脸学姐看到那运动形小帅哥,哈得
要死。咱们三个男人之间,则比着谁家酿出来的醋比较酸。到了傍晚,大家又起
哄要一起吃晚餐。只剩我在赌气,一个人留在实验室里啃面包。

四个人才出门,雯雯就溜回来,然後悄悄的叫我要乖,别喝太多醋,对胃肠
不好,顺便亲了我一下才离开实验室。

也许是自己觉得她太漂亮,总是会不放心。但也庆幸她对男生都蛮冷淡的,
或许就是这样,我才能好死不死的追到她。

过了半小时,雯雯独自回来,还帮我带了一根鸡腿,真是蛮窝心的。

「你在喝醋醋啊?」她坐在我腿上。

『呃┅┅是有一点耶。』把头埋在她身上,有点不好意思。

「和你说唷,不论其它男人怎样,你就是特别。是那种刚看到很平凡,相处
久了却会闪闪发光的人。」

『我有吗?看不出来耶。』

「真是这样子的,所以你就不要太没自信心罗。我喜欢的是那自信的Sam,
是那陪我一起弹琴的Sam┅┅」

被她说得那麽好,害我脸都红了,幸亏躲在她胸前,谁都没看到。

『我也很喜欢、很喜欢你唷!不只是长相,而是那种┅┅那种让人怜爱的感
觉,那种一起弹琴时,心贴着心的感觉。』

『喜欢看你弹琴的样子,喜欢┅┅』她用唇封住了我多话的嘴。

俏皮的被她亲亲之後,两人商量了一下,打算暑假剩下的时间,每天晚上陪
她去打工。一方面是可以当她的备援,以免有些客人点到她没听过的曲子时,我
可以代她上阵一下;另一方面,则是会担心她的安全,自愿天天陪她。

帮她代弹几次琴之後,酒店老板索性要咱们两人,合起来轮两个小时的班,
於是我也开始有了额外的收入。可惜在那种男客居多的场合,我的小费永远拿的
比雯雯少一截。

由於咱们晚上要打工,所以就不能像以前一样,天天在琴房弹琴玩亲亲。倒
是她常常一面弹琴,一面款款的看着我,像是特别弹给我听的一样。在那昏黄的
灯光下,穿着美美的小礼服,听着她为我弹琴,真是人生一大乐事。

我也一样,没有客人点歌时,就会想一些特别的曲目,很幸福弹给雯雯听,
告诉她我那一天的心情。无意间的四目交投,都彷佛会放出爱情的火花。

白天的时候,两人就待在实验室里忙专案,偶尔和一些同学们串串门子,日
子倒也逍遥而快乐。

Lesbi依旧不时打电话到实验室给雯雯,我则会利用晚上回宿舍洗澡的时间,
顺便接一下Lesbi的电话。

刚开始的时候,雯雯和Lesbi说话的语气还会有点心虚。隔了几天之後,又恢
复了原本的样子,照样在我面前和她撒娇,十分亲密。所以我无法猜测,她倒底
在想些什麽。不晓得她是打算维持三角关系,还是想在我和Lesbi当中选择一人。

很快的过了半个月,口袋塞饱饱的,赚了小小的一笔银子。见到一堆苍蝇黏
着雯雯时,已经没有那麽爱吃醋,两人之间感情愈来愈好。趁着Lesbi快回国时,
俩人研究了一下,打算找个时间,一起去渡假。

原本我算算经费,两个人应该有钱去东南亚玩一趟,但雯雯不大愿意,一直
吵着要去花莲。她说那儿的海景比较漂亮,她爱死那边了,而且有个地方一定要
带我去瞧瞧。

两人租了一台车,一面玩一面开过去。由於我没驾照,多半时间都是她在开
车┅┅我只负责蹲在旁边,呆呆的看着她,陪她说说话儿,或是看看风景。

花东海景,真的是漂亮。尤其与心爱的人一起出去,滋味更是不同。两人一
路嘻笑着玩到了花莲,投宿中信饭店。在出发之前,雯雯就已经先预约过。她说
中信有些房间,能够看到太平洋,风景十分秀丽。她特别预约顶楼的一个边间,
听说是饭店里景观最好的房间。

他们客房服务项目里面,宵夜可以点餐,其中一定要尝尝猪排面,保证吃了
还想再吃。听她口沫横飞的吹牛了半天,人还没到,心思却早就飞去饭店房间里
了。花莲市区道路又小又弯。没料着雯雯却一下子就找着了饭店。我扛着行李,
牵着雯雯,步入饭店。在场的其它的房客,与应门的服务生,不论男女,都目不
转睛的盯着她看,让我十分得意,走起路来飘然有风。

步入房间,给人的第一印象,十分雅致,并不会很豪华,但颇为乾净。

我到门口塞了一百块小费,给带房的服务生。关上房门,回到属於两个人的
宁静世界。

此时雯雯已站在窗前。我走上前去,站在她旁边。看出窗外,是一大片深蓝
色的海洋,三三两两的货轮,静静的躺着上面,像极了一幅画。微风袭来,寸寸
青丝,拂过面前。

「Sam┅┅」她勾着我肩膀,傻傻的看着我,不知想些什麽。

『嗯?』

「你爱我吗?」

『我爱你。』

「愿不愿意陪我去一个地方?」

『当然可以罗,油锅我也陪你去。』

收好行李之後,雯雯开着车载我出去,在市区买了些水果零食。她的心情似
乎很好很好,路过花店时,一直嚷着花朵好美。我买了一大束给她。

她似乎对花莲的路途很熟,弯来弯去的开到了海边的小山坡上。沿路景色极
美,可惜路边许多新坟旧冢,有煞风景。

台湾就是这个样子,风景好的地方,不是盖了难看的观光乐园,就是住满了
好兄弟,看了心里不爽也不能乱说话。万一好兄弟半夜找我玩亲亲,似乎有点吓
人。

在一个依山傍海的地方,雯雯把车停下,牵着我一起走出去。山边小路多,
我还不时提醒她,不要踩到草边可爱的小动物。看起来虽然很可爱,但有的被它
们亲一口,就得住院吊点滴。

不一会儿,走到一个面海的小空地,两人一起静静的站着,看着大海。

「Sam┅┅我真的好爱好爱你┅┅」

『傻丫头,我也好爱好爱你呢!』

她沉思了一段时间。

「你一定很想知道,我哥欠下赌债之後,有没把我卖掉吧?」

我点点头∶『若是提它会难过,就把它当成是你的秘密吧┅┅我不知道没关
系。』

「嗯,我哥欠下赌债之後,还不出钱来,被地下钱庄追讨。钱庄催债的人,
就要我哥,把我拿去当  押来还债。我实在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,所以哭着跑去
找妈妈想办法。没想到┅┅妈妈听到这件事之後,原本癌症复发的身体,再也撑
不住,住进了医院。」

「我对不起妈妈,不该让她知道这件事的。」她眼睛又红了。

『没关系的┅┅』我拍拍她的背,然後轻轻搂着她。

「结果┅┅妈妈┅┅还是撑不过去┅┅就┅┅」眼泪若雨般下∶「可恶的哥
哥,妈往生了也没孝心,把妈妈死後的寿险金,全都拿去还赌债。所以┅┅我就
逃过一劫┅┅」

啊┅┅原来是这样子。

「但是,钱都拿走了,妈妈的愿望也没法子达成了┅┅她喜欢海,住院时曾
听她提过,死後希望葬在像这样的海边┅┅所以┅┅我才会去酒店打工┅┅」

『我了解了,我会好好爱你,直到永远永远┅┅』

她慢慢转身,把手上的鲜花与水果,放在地上,口中念念有词。

「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┅┅」她很严肃的看着我,森森然。

『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。』
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<22>

「不会搞外遇?不会脚踏两条船?不会花钱找妓女?」她嘟着嘴说着。

『放心放心┅┅当然不会┅┅』我点点头,一个不留神,却想到了Lesbi。

回到饭店已是傍晚,肚子咕咕的叫着。

『要不要先吃一点再上去?』

「也好。」

我牵着她的手,抱着一大束花,走进了一楼的餐厅,路过之处,旁人无不侧
目。

两人分坐已定,各自点了餐,我还多要了一份红酒。她言笑晏晏,显得极为
开心。雯雯长得极美,笑起来十分让人心动,几杯红酒下肚之後,脸上泛起了红
晕,更添些许娇艳。

想起以前在酒店的情景,那时高不可攀又遥不可及的女人,现在竟坐在我面
前┅┅世界上的事情,真是难以预料。

用餐完毕之後,拿着喝剩的红酒,两个人手牵着手回到房间。也许是开车累
了,她进门之後就躺在床上休息。

平常谦都在宿舍打电动,雯雯不方便过来;她住女生宿舍,我也进不去。学
校里的平台琴,变成两人唯一有机会,能躺在一起的地方。一个多月下来,琴盖
已被震松掉,琴弦也沾到一些奇怪的液体,恐怕是需要大修了。最後一次弹那台
琴的时候,琴音听来倒有点像女子的呻吟。

幻想一下,哪天某大钢琴家来演奏的情景。天呐!佩特拉卡的情诗,莫名奇
妙的变成了淫诗。

好邪恶。

我把红酒和那一大束鲜花放好,躺在她的旁边。这是认识以来,第一次有机
会,两人一起躺在床上。我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。

『你累了啊?』我看她很疲惫的样子。

「有一点┅┅」她揉着眼睛∶「开了一天车子说┅┅」

『那我帮你放个水,洗个澎澎好不?』

「嗯嗯。」她点点头。

我拿了条毛巾到浴室,先用热水泡了一下,拿去让她擦个脸。回到浴室,用
肥皂清洗了一下浴缸,才放水下去。

忙了半天,头上冒着汗,热得半死。走出浴室时,差点与她撞个满怀,把我
吓了一大跳。不过真正让我吓到的,不是差点撞到人,而是她已一丝不挂。

以前虽有与她裸裎相见,但都是在那阴暗的演奏厅,只能靠着微弱的月光,
一窥她的身体。这是第一次,在灯光下看到她那完美的身躯,依旧让人摒息。

「瞧你吓成这样,是不是做什麽亏心事啦?」她笑着帮我擦掉头上汗珠。

『帮个忙儿,都嘛被你吓得说。』

「唷,那我穿衣服回去好了。」她嘟着嘴说着,假装生气,模样十分可爱。

『不必不必,脱都脱了,怎能让你轻易穿上!』对她扮了个鬼脸,搂着腰走
进浴室,才转身回到卧房,准备更衣。

传来阵阵水声,雯雯打开了莲蓬头,在浴缸外面冲着澡,打算洗乾净了才要
泡到浴缸去。

脱下衣服时,某个不争气的地方,早已立正站好,害我羞得要死。两手  着
它,头低低的,很可怜的,像做贼一样的溜进浴室。

她回过头来,看到我的笨样,笑得弯下腰来,拿着莲蓬头,往我身上拼命冲
水┅┅

「笨Sam,色得要死┅┅」

『我也不是故意的说,它自己不乖的嘛!』我一脸无辜的看着她。

「Sam┅┅」她羞答答的说着,眨着大大的眼睛∶「能不能┅┅借我偷看一
下?」

『什麽时候还?』我笑着问她。

「待会儿还罗!」她慢慢蹲下身来,看着我那立正站好的地方,「好可爱唷
┅┅怎麽男生的会长这样子?」她伸手捏了它一下,一阵麻痒传来,立正得更直
了一些。

『男生都长这样子的哇,你没看过呐?』

「呃┅┅没看过真的嘛┅┅」

她看得很专心的样子,拿起手来量一下,「哗,八度音!」吐了根舌头。

『呃,八度音我也不晓得算长算短说,没和人家比过。』被她拿手指比划了
半天,那儿愈来愈不听话,胀得鼓鼓的。

「羞羞脸┅┅」她拿起沐浴乳,涂了上去,用整个手掌握着,轻轻的前後搓
洗着┅┅

『啊┅┅』阵阵趐滑袭来,竟是前所未有的感受。情欲被她熊熊挑起,几乎
超过了忍耐极限。

眼见再让她耗下去,到时万一太早就撑不住,怕会被她耻笑,连忙把她拉起
来,『光你在洗,不大公平吧!』我笑吟吟地拿起沐浴乳来,沾在手上,眼睛往
她相对应的地方瞄过去。

「你想干什麽?你想干什麽?哇~~」

我把手往下一伸,她整个人趐软在我身上,「好坏唷┅┅」她拍了我肩膀一
下,我却往那育孕着神秘情欲的小豆子摸过去,「噢┅┅」只剩下喘息的声音。

雯雯整个人趐软在我身上,站也站不住,被我扶到浴缸里去。

她脸红扑扑的,眼睛水汪汪的,美艳中透着娇羞,躺在水里,弯弯的伸着手
臂出来,「抱抱┅┅」她撒娇的说着。眼神像是会说话似的,泛着浓浓爱意。

我踏进水里,跪在她修长的双腿之间,缓缓的俯身下去,扰起阵阵水流。长
发飘过,忽隐忽现的停在趐胸之上;暖暖的热水,粉红了她雪白的身体。

那是我的女人,美丽动人,又有着水晶般透明情感的女人。看着她会让人整
颗心都热烘烘的,沉浸在幸福里。

我用手支撑着重量,怕压在她身上,会让她感到疲累。她用两手勾着我的脖
子,两个人的额头贴在一起,我亲了她嫩红的嘴唇一下。

『喜欢你┅┅』四片热唇交织着∶「我也喜欢你┅┅」

热吻,由轻柔到狂烈,由嘴唇到身体。不知不觉中,两个人的身上,留下了
对方深情的印记。

情欲悄悄的在体内堆积着,她的嘴唇红嫩而潮湿,气息沉重而短促,有力的
手指,像钳子般的紧紧抓在我的身上。

她张开了眼睛,那神采,是柔、是媚、是娇羞,炽热中荡漾着意乱情迷。蓦
然觉得背後传来阵阵温柔的推力,她紧抱着我,想要释放那无尽的情欲。

我轻舞着爱欲的彩笔,放在她嫩滑的画布上,柔柔地写下爱情的诗句。

彩笔拂过画布上那情欲的裂缝时,她颤抖着身体,不时发出阵阵低吟。神秘
的裂缝,一缕一缕地涌出属於她的私密水彩,引诱着笔尖,一点一点地没入缝隙
里。

「啊┅┅」她发出了沉重的气音。私密的甬道,像是有着自己的生命,吞噬
着情欲的彩笔。

她的双腿,紧紧的勾着我的大腿,八度音的长度,进入她身体的最深处。那
种感觉,好像可以直通到她心底一般,一层层的裹住了我。

甬道里紧密的皱折,温润而有弹性,在每次的摩擦之间,传来阵阵趐麻的感
觉┅┅那种感觉,像是浓浓的情欲,却蕴含着深奥的情意,是那种与心爱的人结
合时,才能感受到的情意。

我喜欢与她做爱,享受那只属於两个人之间的私密情意。虽然对一个男人来
说,与美丽大方的女生,几乎都能做爱;但唯有与心爱的人做,才不会在高潮过
後,只留下无尽的空虚。

「Sam┅┅」一阵高亢的呻吟,打乱了我的思绪,她很紧张似的轻拍着我的
背,无言的催促着我加快速度。

终於,她弓起身体,手指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臂,一阵抽搐之後,又恢复了平
静。

我看着她,火般红的脸颊,竟是如此让人着迷。两人轻轻抱着,久久不肯离
去┅┅

直到那潮水般的悸动,渐渐消退之後,才离开浴缸,擦乾身体。雯雯走去行
李包旁边,想要拿出新的衣服换上。

『先别穿了┅┅』我由後面抱着她,在她耳边小小声的说着。

「为什麽?」她转过身来。

『我┅┅只是想多看一下嘛!』

「色Sam,不会又想趁机偷吃豆腐吧!」脑袋被她轻轻的敲了一下。

『拜托嘛┅┅』抓着她的手臂摇了半天,她才嘟着嘴走回床上。

我把枕头扶起来,靠在上面,由後面抱着她坐着,让自己的脖子,靠在她细
长的颈子上,闻着她身上的气息,感受着那份温暖。雯雯闭着眼睛,不知想些什
麽。她长长的睫毛眨了一下,张开了眼睛看着我,眼神像是会看穿人似的。

「Sam┅┅你交过几个女朋友?」她摸摸我的脸颊,小小声的问着。

突如其来的问题,让我头脑一片茫然。

「你说嘛┅┅」她撒娇的摇着我的肩膀∶「和几个人做过嘛?」

「你说嘛┅┅你说嘛┅┅你说嘛┅┅」她厥着嘴儿。

『我┅┅』我真的不晓得该怎麽说,不断的想该怎麽办才好。

「Sam┅┅我只是想知道┅┅」她轻轻说着∶「Sam┅┅我好忌妒她们┅┅
Sam┅┅告诉我嘛┅┅Sam┅┅不要怪我煞风景,我真的好爱你┅┅Sam┅┅」

我胡思乱想着,从来没料到,她竟然会问这麽尖锐的问题。我只知道,不论
怎样,绝对不可以招出Lesbi,否则问题一定会变的很严重。

『我只和两个人做过┅┅』说得有一点点心虚。

「哪两个?」她有点不置可否的问着。

『一个是小红,以前酒店工作时,你也认识的。』

「她呀┅┅有一点印象说┅┅」

『另一个就是你了。』

「真的?」

我点点头。

「那,你爱不爱小红?」

我摇摇头。

「那,为什麽要和她做?」

『我也不是故意的要做的嘛,你知道那时当少爷,多少都要陪客人喝个一两
杯的嘛!』

「然後呢?」

『你也晓得万一小姐们喝醉,都嘛是要咱们当少爷的,顺路载回去的呀。』

「嗯?」

『有一次载她回去时,她喝太多爬不上楼梯,我就扶着她上楼,不小心就进
到她房间去罗。那一次我酒也喝了不少,所以┅┅一个不小心就┅┅』

「就和她上了床?」她的眼神变的得锐利。

『是哇,对不起嘛┅┅』

「那後来呢?还有没有第二第三次呀?」她有点气鼓鼓的问着。

『後来┅┅还是有过几次啦┅┅』

「  !」她脸臭臭的,好像有点喝醋。

『别生气嘛,那时候我也没有女友哇!然後又年纪小,难免会有些生理需求
嘛!』

「唷~~生理需求嘛┅┅啧啧┅┅」她拿起手指刮了刮我的脸颊。

我一脸诚恳老实的样子看着她。至於Lesbi的事,那当然打死也不能说,做梦
也不能说,被人下了迷药也不能说!

「那,你会全心全意待我吗?」她的眼神又变得柔和,像是在撒娇似的。

『我会的┅┅』其实我并不怪她,所有的女人,都想独占她心爱的男人。也
几乎所有的女人,都会问她心爱的男人,和几个女人做过。

她笑得好开心,像春天花海般灿烂。

不晓得她想到了什麽,脸上浮起一阵红晕。

「Sam┅┅」她勾着我的脖子,把头靠在我耳朵旁边。

『嗯?』

「你和我说唷,和谁爱爱比较舒服?」

『当然是你罗!』

「为什麽?」

『因为我爱你。』

「就这麽简单?」她一脸不大相信的样子。

『其实男人是种很简单的动物,一个洞洞钻进去,动一动,射精就是个几秒
钟的快感罢了。唯一有差别的,就是喜不喜欢那个女生罗┅┅心理上的感觉,远
超过生理上的差异。』

「嗯┅┅」她若有所悟的样子∶「Sam┅┅和你在一起时,我只属於你一个
人┅┅」她温柔的抚摸着我,很专注的看着我。那眼神,好深情∶「Sam┅┅我
很怕失去你┅┅我很怕,自己第一个爱上的男人,会玩弄我的感情。」

『可怜的丫头,』我摸摸她的头发∶『我不会抛弃你的┅┅真的!』

「万一我变丑了呢?」

『你不会变丑的啦!』

「但总有一天会老的嘛,到时候就丑罗!」她很哀怨的看着我。

『到时候我也老罗,也丑罗,大家就扯平罗!』我笑嘻嘻的哄着她。

「Sam┅┅我会为你穿上美美的衣服,为你擦上香香的香水┅┅我要你永远
爱我。」

『雯┅┅』我亲了她一下。那一瞬间,彷佛拥有全世界。

渡假回去的路上,我一直胡思乱想着。或许是太久没见着Lesbi,也或许是被
雯雯所感动,有点想和Lesbi提分手,只专心在雯雯一个人身上。但又怕那样做会
太冒险,万一雯雯日後爱上别的女生或男生,我到时就一条鱼都没有了。换个角
度想想,若是和雯雯提拆夥,她可能一辈子都会记恨所有的男生。而且我很怕看
到女生哭,不论选择谁,必定会有一边受伤。这两个心爱的女生,并没有任何对
不起我的地方,要我提分手,好困难。

想了半天,反正大家研二都很忙,维持现状也许能拖过毕业,那就有机会一
直脚踏两条船下去。若是被抓包,两条船里要保住一条不翻掉,似乎还办的到。

更何况,万一她们两人,也想维持一个男友一个女友的关系,说不定我正好
可以从中获利。换个角度想想,她们那麽漂亮,很容易被其它人追走,到时我至
少还能留一个下来。

幸好是读理工科出身,用机率论推导了半天,觉得脚踏两条船,应该是期望
值最高的选择,就算王见王,也是以後的事儿。而且她们之间交情那麽好,要是
肯两女共事一夫┅┅天呐!真是美满而幸福的人生!想到此处,心里一块大石落
了地,不禁有些得意。花东海岸看在眼中,又多美丽了几分。唉!谁要我命那麽
好呢!有两个这麽漂亮的女友在旁边,就算在学校会被男人追杀,我也愿意。

回到宿舍,推门进去,谦依旧在电脑桌前打着电动,天花板上的电风扇「嗒
嗒」响着,吹来阵阵热风。

『好久不见,近况可好哇?』

谦∶「你回来啦!日子还不是差不多、差不多,倒是你家的女友常打电话来
咧!」

『她有没说什麽?』

谦∶「没耶,只有问你回来没有啦!」

『噢噢┅┅酱子呐,有了有了。那你怎说的咧?』原本出门前忘了和Lesbi说
要失踪几天,有点失策。

谦∶「说你回台北家里了哇!」他转过身来,汗衫拉到了上腹,露出一截肚
皮。成天坐在电脑桌前,使得他肚子微凸,皮肤比学里校大多数的女生还要白。

谦∶「你不是和我说要回台北家里吗?怎麽你家人还要打电话来问你的下落
呀?」

『唉哟!原本我要回家的嘛,後来朋友找我,就去他家鬼混打麻将了啦!』

幸亏反应机灵,万一说溜嘴可不大妙。

谦∶「原来是这样子。」

我呼了口大气,应该是平安无事,没穿帮也没被抓包。

『咦,有和圆脸学姐出去玩耍子吗?』我笑嘻嘻的问着,一脸八卦。

谦∶「她都不打电话来,哪有可能出去玩。」

『你不会打过去呀?笨得要死说。』

谦∶「呃┅┅电动我会打,电话就不会了啦。」他装着一脸凄苦的表情。

电话铃声响起,我三步并做两步的跑过去接。

『喂,请找哪一位?』

「Sam~~有没有想我呀~~」电话一端传来Lesbi撒娇的声音。

『呜呜~~想死你了说~~』我一面假哭,一面把长长的电话线拉到床上,
躺着和她说话儿。

谦回过头来扮个鬼脸∶「噢!我爱你~~噢!噢!噢!」

「谁在旁边乱叫呀?」

『就是那个死老谦啦!』我用手比了个「凸」字。

「唉哟,竟然有灯塔在┅┅」

『大老谦,你不是要去所里写报告的咩?』我  着电话对谦说着,挤眉弄眼
的想要他暂且回避一下。

谦∶「好啦好啦,不偷听你们聊限制级的啦┅┅」他站起身,拉好衣服,把
白嫩嫩的肚皮藏到衣服里去。

『呃┅┅老谦要出去了啦。』我对电话说着。

谦∶「我。去。洗。澡。罗~~」他远远的对着电话筒喊着,一面对我比了
个「凸」字。

「呵,老谦被你赶走了吼?真坏呐。」她在电话另一端笑的好开心,像是晴
朗无云的好天气。

谦抱着衣服脸盆离开房间,只剩下老旧风扇嘈杂的声音,在房间里「喀喀」
作响。

「我跟你说,房东太太的那只小胖狗,坐在我旁边唷┅┅它一定是爱上我了
耶,每天都跟我跑进跑去的耶┅┅来┅┅叫哥哥┅┅」

『呵┅┅你得和它说英文啦,不然它怎麽听的懂哇!』Lesbi就是有着莫名的
魔力,听到她的声音,就会让人心情开朗起来。

「偷偷告诉你唷,那只小公狗很色耶,每天都找我挤一张床,看到它就想到
你那张色脸┅┅」

『哇咧,我倒变成狗啦!』

「嗯咩,你才知道呀┅┅而且我後来都叫它Sam耶,它还会乖乖跑过来唷!」

天呐!我拿起笔记本抄一抄,以後家里不能养狗┅┅尤其是公的。

『可恶的丫头┅┅』

「ㄌㄩㄝ~~」想必她又吐了根舌头,那个模样儿,一定又俏皮又可爱。

两个人拉拉杂杂的,鬼扯了一堆不营养的话题,我却在她的魔力之下,愈来
愈想念她。聊到後来实在想上厕所想疯了,才勉强挂掉电话。

好久没见着她,不知道她胖了?瘦了?有没有注意饮食?突然发现,我好想
她。

憋了好大的一泡尿,终於得到解放,真令人身心舒畅。上完厕所之後,在旁
边阳台抽了一根烟,才回到房间。赫然发现桌上多了瓶万金油,下面压了一张小
纸条∶「Sam,把你脖子上的草莓园整理一下吧!谦。」

可恶!真是气死人了!

第二天一早,才到雯雯的实验室门外,就听到圆脸学姐与学长的声音。

学姐∶「吓死人了嘛~~天呐~~杀了我吧┅┅」

学长∶「别说你啦,我也被吓到呢!」

我推门进去,『什麽事?什麽事?』四面张望了一下。

学姐∶「Sam┅┅」她眨着眼睛,指着雯雯,我仔细的看了一下。

『天呐!别吓我┅┅』我上下打量着雯雯,她竟然穿了一件橘色无肩的小可
爱,与一件橘色的窄短裙,修长的两腿交叉着,斜斜的坐在椅子上。长发放了下
来,半掩着胸部,漂亮的乳沟若隐若现,性感极了。想像着她走在校园路上的样
子,铁定会有男生为了看她而跌到水沟里去。

「Sam,好看吗?」雯雯很开心的看着我。

『┅┅』我吓了一跳,说不出话来。

学姐∶「你要害那些臭男生做春梦呐?唉~~借我摸一把来~~」她站在雯
雯旁边,往她胸前虚晃着要捏下去。

学长∶「哇!!限制级!」

两个女人拉拉扯扯了半天,圆脸学姐好像发现了宝物一样,突然跑到我前面
来。

学姐∶「你说~~你说~~你这死没良心的,那两粒草莓哪儿来的哇~~」
她的笑容,充满着八卦。

真糟糕,忘了擦万金油,又忘了贴胶布,竟然带着两粒草莓到实验室,真是
失策。

学长∶「哇哈哈,你长这个模样,还有谁会去种草莓呀┅┅笑死人了。」学
长大人笑得花枝乱颤的。

雯∶「我种的!」她似笑非笑的说着。

「哇哈哈~~」学姐笑得弯下腰来,差点没在地上打滚。学长大人也好不到
哪儿去,眼泪都掉了出来,「天呐,Ivory竟然会说笑话┅┅」拉着学姐两人,笑
倒在地上┅┅

我凉了半截,她原本不是打算要保密的?我看着她,笑容却僵在脸上。

雯∶「我没说笑话呀。」她眨着大大的眼睛,好像觉得他们笑倒在地上,是
件很奇怪的事一样。

学姐∶「Sam这小子,和你站在一起,像话吗?」她忙着把我推到雯雯旁边
去,然後和学长两人站的远远的,歪着脑袋,研究我和雯雯看起来搭不搭调。

学长∶「看起来实在不大合耶┅┅」

真奇怪,难道他站在她旁边又会很合吗,我实在看不出来。

雯∶「真的嘛!」她拉着我的手∶「Sam是我男朋友唷!」

学长和学姐睁大了眼睛看着我,又看看雯雯,一脸无法置信的样子。

雯雯转过头来对着我∶「Sam,你不是最喜欢看女生穿短裙的?今天人家穿
得漂不漂亮?」

『很漂亮说┅┅』我还在惊魂未定的状态。

学姐∶「唉唷唉唷┅┅我还是别当灯泡啦!」

学长点着头∶「嗯嗯┅┅我也别当灯塔了┅┅」扶着学姐走出实验室。走廊
上不时传来「天呐~~」、「怎麽可能~~」的呼喊声。

雯雯走到门边,轻轻的把门关上,转身回来。

「Sam,」她笑得好开心,「我们公开恋情好不好?」把手圈在我脖子上。

『好┅┅好哇┅┅』我勉强挤出一点笑容。

「你怎麽了嘛?不开心呐?」

『被你吓的哇。』惨了,真的代志大条,我也不晓得该怎麽收摊才好。

「嘻┅┅人家穿的好不好看?」

『真的很性感耶,你要害学校男生走路撞电线杆呀?』

她「噗哧」一声笑了出来∶「真的耶,早上真的有男生一直看我,然後骑脚
踏车撞到电线杆子说。」

『好笨的男生,谁要他乱看,遭天谴唷┅┅』我刮了刮她脸颊。

「你如果喜欢的话,我就天天穿给你看。」

『嗯嗯┅┅我要买保险罗~~』

「干嘛?」

『万一我被那些臭男生追杀怎麽办哇?』

「追杀你干嘛?」

『我把杀掉,才有机会追你呀!』

被她敲了一下。

「Sam┅┅过两天我到你家去好不好?」

『我家?』

「对呀,去看看你爸妈呀!」

「好不好嘛┅┅」她拉着我的手,一面摇一面撒娇的说着。

『好哇┅┅当然好罗┅┅』

她很开心的对我又抱又吻,我却开始担心Lesbi这边,不知该如何善後。偷偷
的拉开她的小可爱,往里面瞧了一下∶『哇!红色的!』

「老是穿黑色的怕你会看腻嘛┅┅偷偷和你说,小裤裤也是红色的唷!」

噢!我的鼻血。

过完缠绵悱恻的一天,回到宿舍时心里七上八下的。原本做着想要脚踏两条
船的清秋大梦,见着雯雯这个样子之後,势必得和Lesbi拆夥。一个不留神,美梦
铁定会变成一场恶梦。

谦依旧闷不吭声的打着电动,晾着白嫩嫩的肚皮,一句话都不说。

『咦,怎都没话儿?』

谦∶「老Sam,你太不够朋友了吧!」

『啊?怎啦?』

谦∶「你脖子上的草莓印,是小雯种的吧?」

『你怎麽知道?』

谦∶「小雯她学姐打电话来和我说的呀。」

『这┅┅』学校的八卦,传的速度简直比光速还要快。

谦∶「你原本不是要把她介绍给我的?怎自己先把上了?」

『唉┅┅我也不是故意的哇!』

谦∶「自己都有女友了,也不安份一点┅┅」他一脸不大高兴的样子。

『老谦,对不起嘛!』

谦∶「算了算了┅┅」他挥了挥手。

谦∶「那你接下来打算怎麽办哇?」他按下电脑的暂停键,回过头来。

『小雯想要公开恋情,我怕Lesbi知道之後,会很糟糕。』

谦∶「那就不要公开哇,还不简单!」他的头脑还真不是普通简单。

『我哪有办法呀,她不但想公开,还打算到我家做客咧,藏也藏不住。』

谦∶「那你就要和Lesbi拆夥罗?」

『我┅┅看来也只能这样子了哇!』

谦∶「你实在很花耶,就是有你这种人,才害我没女朋友的。」他一脸哀怨
的看着我∶「大哥,求求您,分我一个吧~~您用剩的也好~~求求您了~~」

『哇咧,别那麽没志气好不好┅┅我恐怕是凶多吉少罗。万一让Lesbi知道,
她又跑去找小雯说,那我不是正好完蛋。』

谦∶「所以就要小雯别公开嘛。」

『哪有办法┅┅』我两手一摊,连我都想不出办法,他这没经验的,只怕想
出来的花样更不牢靠。

谦∶「就说怕闲言闲语呀,怕同学耻笑呀,怕被她学长追杀呀。真的要找理
由,哪怕找不着!」

『呃┅┅』想一想,似乎还真有点道理。

谦∶「反正你就赖帐说你不喜欢被人看八卦嘛。」

『嗯嗯┅┅也对也对。』反正去试一下,这理由虽然牵强,但试一下也好。
就算失败,毕竟也试过了。突然想到她以前说过不想公开恋情,这回换我不想公
开,正好大家扯平。

愉快的假期,很快就要结束,暑假已接近了尾声。接着就要准备缴交毕业论
文的写作大纲,以及研究计划。

与雯雯进行的专案,也接近完工,双方教授对於本次密切的合作,感到非常
满意。话说回来,都合作到床上去了,怎能说不密切?

在我忐忑不安的心情中,Lesbi即将回国。眼见雯雯又想公开恋情,不晓得给
Lesbi知道这件事会怎样?心里十分担忧,又想不出办法,只好照着谦的建议,硬
着头皮去找雯雯,看能不能暂缓公开恋情一事。

我走到她实验室,推门进去,里面只有她一个人。她回头见到我,脸上绽放
着甜美的笑容。

「Sam┅┅你怎来啦?」她侧身坐着,伸着两手要我抱她。

『想你呀。』我走上前去,抱了她一下。

「我也想你。」

我拉了张椅子,在她旁边坐下∶『对了,我和你说,我想┅┅先别公开咱们
在交往的事情好不?』

「噢?为什麽呢?」

『你呐,太漂亮了,万一传了出去,可能我们所里会大闹八卦,这样子我难
做人说。』

「你怕人家说闲话吗?」

我点点头∶『是呀,都快毕业了,不想成天被八卦烦恼。而且到时候与陈老
师或张老师见面时,会很尴尬说。』

「啊!差点忘了,你们陈老师八卦的要命。」

『对呀对呀。』我点点头∶『被他八卦到还得了,我还想活着毕业呐!』

「嗯,好嘛,都依你嘛。那麽,哪一天去你家呢?」

『OK,就选一天大家都有空的时候,到我家亮个相罗。』我松了一口气,
很高兴的亲了她脸颊一下,热热的、软软的,好舒服。

与她商议已定,公开恋情的事情,算是暂时缓了下来。打算等Lesbi一回国,
马上找时间说一下,我和雯雯已经变成一对,希望她能够原谅。但又暗自希望,
Lesbi最好舍不得雯雯,也舍不得我。她若同意的话,说不定可找她合作,那真是
个幸福而美丽的情景呀!

想要去机场接Lesbi,但回国的航班是清晨两点,而且她爸会找司机载她回学
校,所以叫我不必过去。我直到当天晚上才见到她。踏进她宿舍,又闻到熟悉的
烟味。两个月没见到人,消瘦了一点,头发长了一些,更添几许妩媚。

「有没有想念我哇?」她跑上来抱着我,眼神充满着久别之後的喜悦。

『我真的很想念你呢!』

「你好坏,想死人家了说。」突然觉得脖子湿湿的,她竟然哭了。

『笨丫头,哭什麽哇?』我用手背帮她擦了擦眼泪。

她嘟着嘴∶「人家想你嘛┅┅两个月好久唷┅┅」又哭又笑的,像极了小孩
子∶「和你说唷,人家一出国就生病病了呢┅┅」

『呃?怎没听你在说?』

「人家生了种叫相思病的怪病唷,无药可医耶,好可怜好可怜唷!」

『唉~~想你家女友想出病来了吼,真可怜呐┅┅』我往她脸上刮了刮。

「哇呜~~才不啦!分明都是被你害的说┅┅欺负人家啦┅┅」脑袋被她拍
了一下。

『好嘛好嘛,不闹你┅┅』我笑嘻嘻的说着。

被她撒娇真是人生一大乐事。

「先吃个颗糖糖来。」她拿起桌上一包糖果,牵着我坐到床上去。

我拿起一颗糖,剥下它精美的包装纸,享受着那甜丝丝的美味。

「对啦,我有带礼物给你耶┅┅」她蹦蹦跳跳的跑去打开包包,拿了一个漂
亮的小盒子出来。

拆开一看,里面装了一只古董造型打火机,其中一面刻着小小的两行字∶

「给最爱」
「瑶」

「铿」的一声,我打开了盖子,点着一根烟。这打火机,显然要值不少钱,
有着湛蓝色的漆底,与精细的雕工,应该是手工制品。

『谢谢┅┅真的好喜欢它唷!』我抱着瑶瑶,亲了一下。她毕竟是爱我的,
才会想到要帮我带那麽贵重的礼物回国。

两人依偎着躺在床上,听她兴高采烈的说着游学的事情。久别後的重逢,让
我再度享受到与她相处的快乐时光。那遥远却又温暖而熟悉的快乐时光,一幕幕
在脑海中浮现。想到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惊艳,想到和她烤肉钓鱼偷看人做爱;想
到汽车旅馆的那一夜,想到我是那麽卑劣的拐她上床;想到她说不要再相见的情
景,想到那段为她茶思饭想的日子。美丽的回忆,点点滴滴。

我为她哭过,笑过,甜过,苦过,也酸过。分离了两个月,让我误以为忘了
她,忘了对她那份爱;甚至忘了,她也爱我。

时间的河,缓缓流着。我在上游,目送她离开;却在下游,迎接她回来。

对她许下承诺,好沉重;对另一个女人,也许下承诺。两份情感,纠结在一
起,剪不断,理还乱。也许是自作孽吧,我暗想着。

「Sam┅┅你在想什麽?告诉我好不?」

『我在想你。』

「呵,我在你旁边耶。」她躺在我胸前,笑容依旧艳丽。

『嗯┅┅想以前的你,想现在的我。』

「有什麽不一样吗?」

人都一样,心却变了。

『你说说看,我和你女朋友,你是怎麽想的?』

「其实你们俩是不同的┅┅我无法割舍任何一个人┅┅我虽然爱她,但也爱
你。」

『来罐啤酒吧!』我走去冰箱旁边,拿了两瓶出来。

「我和她认识很久了呢!你要不要看一下照片?」

『嗯┅┅』

她拿出相本,在床上摊开,胡乱的翻了一下。我看到雯雯和瑶瑶,在一台白
色宝时捷前合照。

『宝时捷?天呐!』

「对呀,我前一台车。怎啦?」
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<23>

『你家那麽有钱?』差点说溜嘴。

瑶瑶竟是雯雯在酒店时,开宝时捷接她下班的那位神秘「男子」。当时她头
发更短,打扮更男性化。

「不好意思咩┅┅」她亲了我脸颊一下。

没想到她们两人交往那麽久,感情基础一定十分稳固。我若想要混水摸鱼,
万一真的王见王的话,到时死的人一定是我。

『不要紧啦┅┅谁要我是穷苦人家呢~~唉~~』我扮个鬼脸,以掩饰心中
不安。

那麽多张亲昵的相片,让人愈看愈心乱,我把相本阖了起来。

「怎啦?乖┅┅不喝醋唷┅┅乖┅┅」她摸摸我的背。

『呜呜呜~~我发誓我没喝醋~~』

「Sam┅┅不论对她,还是对你,那是不同的感情世界。何况┅┅和她那麽
多年了,总不会说忘就忘┅┅你能体谅吗?」她柔柔的说着。

『嗯┅┅』我点点头。是呀,不同的感情世界。

「在国外这两个月,我想了很多。」她换个姿势,躺在我大腿上∶「我一直
觉得她不是真的只爱女人,只是在逃避那些男人罢了。逃避那些只看上她漂亮,
庸俗不堪却又自以为了不起的人。我相信,总有一天,她会遇到愿意真心疼她,
爱她的男人┅┅Sam┅┅我也希望能找个心爱的人嫁┅┅」

我亲了她一下,心情错综复杂。

「你真的对我好好,我一直庆幸我女朋友不认识你,否则万一她也看上你,
我就不晓得该怎麽办了。」她愣愣的看着我,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颊。

恼人的电话声传来,瑶瑶一溜烟的跑过去。

「雯~~想你想你想你~~」

「怎麽啦?不开心呐?谁欺负你啦?」

「嗯?」她默默的听着。

「嗯┅┅」

「下午不是还好好的吗?」

「难怪┅┅觉得你怪怪的┅┅还以为太久没见造成的说┅┅」

「是谁?谁家的美女?」

「你说嘛┅┅我保证不生气┅┅」她有点着急的样子。

「是你学长?不会吧?你们做过了?」

「你没有对不起我┅┅不要紧的┅┅」她点起一根烟。

「不必过来了,没关系。」

「今天先别提了,心情有点乱。」

「让我想一下再回答你好不好?」

「我爱你┅┅嗯┅┅掰┅┅」她沉重的放下电话,愣愣的回过头来,眼神呆
滞而空洞。手上点着的烟,掉到了地上。

『你家女友怎啦?』我担心的问着,隐约觉得大事不妙。

「没┅┅没事┅┅」她泪水滚滚而下,跑上前来,抱着我不放。

『怎啦?』我抱着她,心疼地摸着她的头发。

「她不要我了┅┅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『乖┅┅不哭,不哭┅┅』我慌乱地找了张面纸,帮她擦着眼泪。

「怎会这样子?怎会这样子?」她喃喃的念着。

『发生什麽事啦?』

「她爱上她学长了┅┅」

听到这件事情,让我大吃一惊,头脑嗡嗡作响。没料到雯雯这丫头,竟然打
电话来找瑶瑶提分手,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

『怎会这样子?』

「我不该出国的┅┅我不该出国的┅┅」

『唉┅┅』看到她这麽难过,我的心都碎了。

「Sam┅┅怎麽办?怎麽办?她竟然爱上男人了┅┅」

『先别哭,明天再去找她问问吧!』

「我只剩你一个人了,不要离开我┅┅Sam┅┅」

『我┅┅』我真希望我不会。

瑶瑶像只受了伤的小猫,蹲在床角啜泣∶「她不要我了┅┅她不要我了┅┅
为什麽┅┅」

我知道为什麽,却说不出口,只能任凭她缩在角落哭泣。见到心爱的人伤心
难过,却帮不上忙。心,像细线抽过似的,传来阵阵抽搐;线,抽过心头,却又
纠结在一起。

我好恨,一时贪心,让她哭泣。我恨我自己,我恨┅┅做爱,为了那几秒钟
射精时的快感,却换来永止尽的伤心。我情愿只欣赏她们漂亮的身影,我好恨!
泪水不自禁的流下。

『不要想她了好不好?瑶瑶┅┅不要想了,我会永远照顾你的┅┅』

「真的?」她哀伤的看着我,彷佛是她最後的一根稻草。

『真的,我发誓。』优柔寡断的心,又背叛了雯雯。

千错万错,都是我的错。

「我爱你,Sam┅┅」她抱着我,紧紧的抱着┅┅

『我也爱你┅┅』吻上了她,不知是向她忏悔,还是表达无尽的歉意。

「Sam┅┅今天起,我只是你一个人的,你也只是我一个人的。好不好?」

『嗯,我答应你┅┅』缓缓的点了点头。但,未来的事,却不知如何是好。

「谢谢┅┅」她笑了。像哭泣中的小孩,拿到爸妈手中的糖果一般,笑的开
心而灿烂。

『不哭了唷┅┅』我皱了一下鼻子,刮一刮她的脸颊∶『羞羞脸┅┅』

「嗯!我会乖!」她像极了个小孩子,「乖小孩有什麽奖励呢?」她眨着眼
睛。

『嗯!爱的亲亲!』我吻了她可爱的小嘴唇,却久久无法分离。

不自禁的手,又伸进了她的衣服里,恣意的抚摸那久违的娇躯。热吻的唇,
再度袭去胸前。

方才的悲痛,逐渐交织成情欲。

「我爱你,Sam┅┅好爱好爱你┅┅」她的吻,像雨滴似的洒在我身上。洒
在脸上、耳朵上、脖子上;洒在唇上、胸前,一直往下。

爱情的巨网,不断的收缩,把我和她,紧紧的缠绕在一起。身上的衣物,变
得多馀而累赘。

我的衣服,她的衣服,一件件的躺在地上。两人的身体,不舍片刻分离。

「啊┅┅Sam┅┅」她颤抖着,让我进入她身体┅┅小小声的呼唤,又再度
传到心底。

那是久违的声音,那是我不忍割舍的一份情意┅┅

『我爱你┅┅』我忘情的喊着。

门被推开,传来轰然巨响。

「可是我也爱你!」回首望去,只见雯雯跪坐在地。

瑶瑶看看她,又看看我。眼睛,由热情,变成惊惧,变成悲哀,变得冷酷而
绝情。她跳下床,跑去雯雯的身边。

瑶∶「对不起,都我的错,对不起。」

雯雯一句话也不说,坐在地上掩面哭泣。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得慌了手
脚,呆坐在床上。

瑶∶「小雯雯┅┅」她伸手想去抱雯雯一下,却被雯雯用力拨开。

雯雯抬起头,看看瑶瑶,又看看我。泪珠一粒一粒滚了下来,滴到地板上。
时间、空间,像是静止似的停在那里。

『雯雯,瑶瑶┅┅原谅我吧!』

瑶瑶肩头一震,凝望着我∶「她说的『学长』,是你?」

我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
瑶瑶眼眶也红了,低着头,不知想些什麽。屋内陷入一片寂静,床前闹钟滴
答响着,伴着她们低声啜泣的声音。

瑶∶「Sam,请你离开。」

『瑶┅┅』

瑶∶「你走!」

瑶瑶紧闭着嘴唇,雯雯也不理我,两人坐在地上,沉默不语。我穿上衣服,
走过她们身边,回头看了一眼,想说些什麽,却说不出口。整颗心,像是被掏空
似的,已不在身上。面庞上滚热的泪水,赎不回对她们的伤害。

拖着沉重脚步离开时,不住回首,却没有人留我。

秋夜的风,好冷。

时间在此停格吧!
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<24>

後记∶

我打开BBS的信箱,满心期待的想收到信,却又得到另一次的失望。

录音机传来佩特拉卡的十四行诗,我拿起湛蓝色的古董打火机,点起了烟,
在书房里沉思。

瑶瑶回国的那一夜,所发生的事情,早已埋葬在记忆深处。遥远模糊,却又
鲜明。

雯雯跪坐在地上哭泣,一句话也不说。瑶瑶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後,沉默不
语。我爱她们吗?我想是的。然而轻率的答应两个人的感情,却换来永的悲痛。

那夜离开房间时,回头张望,她们两人正抱在一起哭泣。我试着想挽回些什
麽,却再也挽不回。

隔了几天,瑶瑶寄来一封信。她说她爱我,也爱雯雯,所以她选择离去。她
希望我,能专心一意,给雯雯一个幸福的未来。

我急着去宿舍找她,已经空无一人。楼友说她已办了休学,想到国外完成学
业。

想要找雯雯,她总是哭着,不想听我解释。终於搬离了学校,也不去系馆,
再也找不着她。只留下一卷录音带,录着佩特拉卡的《十四行诗》与萧邦的《别
离曲》。

就这样,离开了研究所,进入了社会。我、雯雯、瑶瑶,都埋没在茫茫人海
里。

我一直留着当年BBS上的帐号,希望有一天能够收到Lesby或是Lesbi的讯
息。

贪婪地想拥有两个女人,竟是如此沉重的错误。

「雯雯,玲玲,Sam,瑶瑶,吃饭罗┅┅」老妈在厨房里叫着。

我关掉BBS上空荡荡的信箱,关掉嘶嘶作响的录音机。走到客厅,妻子与
我那双胞胎的女儿,正在地上嘻戏。

「没收到信吗?」妻子走上前来,很心疼的问着。

苦笑,说明了一切。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【The End】

Tags:

作者:佚名

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
   评论摘要(共 0 条,得分 0 分,平均 0 分) 查看完整评论
关于变态小说网 | 网站帮助 | 广告合作 | 下载声明 | 友情连接 | 变态小说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10-2011变态小说All Rights Reserved .
本站关键词:变态小说|TXT全集下载|TXT全本下载|txt完结下载|TXT电子书免费下载|TXT小说下载|小说下载网|TXT|小说下载
请所有网友共享小说资源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规定,变态小说下载网拒绝一切非法小说,一经发现,即做删除。
备案号:黔ICP备15009884号-3